【K】尊禮 宗像禮司生日賀文 微H

◎擾民一下,最近在調查CWT35尊禮本的民調(?)如果有興趣歡迎樓下填單,感恩。

*宗像禮司生日賀文

冰冷的空氣與赤裸的肌膚,做最親密接觸的剎那,不禁引起了一陣顫慄,四周皆充斥著淫靡的氣息。

宗像禮司有些懊惱的想著:「自己究竟是在發什麼瘋?周防那傢伙發情就算了,自己又何必奉陪?」

「呵,宗像!到了現在這種時候,你居然還能走神?我是該欽佩你那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嗎?」周防惡劣的玩弄起,宗像胸前兩粒已充血的乳珠,嘲諷的勾起嘴角。

「嗯!周防!這裡是外面!」宗像禮司咬牙切齒的低聲警告道。

但顯然對方根本不甚在意,「你很介意嗎?害怕被看見這副淫蕩的模樣?還是你已經感到興奮了?」

「閉嘴!」宗像禮司羞恥的惡狠狠瞪著他,白皙精緻的臉孔染上了一抹瑰麗的緋紅。

「啊!你覺得我會停手嗎?瞧!你這裡已經那麼有精神了呢!」周防的手不安分的滑入他的雙腿間,一把握住宗像的脆弱。

「……這時候的你,還真是多話!」宗像禮司連忙按住周防的手,不讓他繼續造次下去。

而周防當然不會就此停手,只是就著這姿勢,用著長厚繭的指腹,來回摩娑他的鈴口處。

「……混、帳!」宗像禮司險些驚叫出聲,硬生生吞下那些曖昧的呻吟。

「宗像舒服嗎?」周防挑起眉愉快的問道。

哼!這傢伙肯定是要給自己難堪吧?他怎麼可能讓他如願以償?宗像禮司優雅的朝周防報以一個微笑,高傲的睨著對方:「你不會是不行吧?磨磨蹭蹭那麼久。」

果然,男性尊嚴受到質疑,周防立刻危險的瞇起赤金色的眸子:「宗像,原來你那麼難耐啊?我行不行你很快就會明白了!」

周防似乎也在方才磨光了耐性,毫不猶豫的架起對方雙腿,在沒有任何前戲的情況下,直接進入宗像炙熱的體內。

宗像禮司隨即痛苦的擰起眉,可也不願示弱的絞緊周防灼燙的慾望。

周防自然也不好受,輕拍了下宗像的臀,額際滑下一滴冷汗:「宗像放鬆!」

「哼!」冷哼了聲宗像禮司這才強迫自己放鬆,接納周防的一切。紫藍色的眼眸逐漸籠上一層薄霧。

而周防再也無法忍下去,扶穩宗像柔韌滑膩的腰後,便開始在宗像的體內馳騁起來。

宗像禮司弓起鵝絨般的雪白頸項,斷續的發出誘人的吟哦。

周防的眼眸又暗下了幾分,更是深入淺出的刺激著他的敏感點。此刻的宗像禮司再也無法像平時一樣如此冷靜理智,只能將自己拋入那深不見底的情慾中。

***

情事過後,宗像禮司慵懶的枕在對方手臂上,半闔眼眸的把玩著自己那雙節骨分明的手。

周防忽然打破了沉默,輕笑出聲:「宗像生日快樂啊!」

「哦呀!還記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還以為你當作是自己的呢!」宗像禮司揶揄的說道。

「抱歉。」周防倒也乾脆的道歉。

「算了,下不為例,我的生日禮物就先讓你這麼欠著。」宗像禮司頓了頓,然後漫不經心的說著。

啊!周防忍不住勾起唇角,欠著嗎?看來這份禮物自己這輩子恐怕是還不了了,宗像啊!你就讓我在那麼繼續任性下去吧!這份禮物或許來世我才能還了。

灕月:
《CWT35尊禮本調查》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oZKKMv2JLJyjnq2kayul3VQ-p5iiP-Lz6QZMvmSAWKA/viewform

後面那應該不算補刀吧(抖)我也不知自己是哪裡又腦抽了!各位姑且當作周防沒說過那句話吧XDD(艮#)雖然室長的生日是下下禮拜(和我差沒幾天##)但還事先在此奉上賀文。室長生日快樂wwww最後感謝願意賜票&收藏的親們。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