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空番外】意外的溫暖 (漾冰)

  「嗯……」褚冥漾躲在樹叢後面,看著離他有些距離的冰炎。

  ……啥?你說為什麼褚冥漾像個變態一樣的躲在這偷窺?

  這才不是偷窺!這是褚冥漾的「小精靈觀察全紀錄」。

  是的,自從上次褚冥漾看見冰炎拿出一把類似幻武兵器的長槍後,他就一直對這很感興趣。不過說是幻武也有點牽強,他那時也沒聽到冰炎說出召喚兵器的歌謠啊。

  畢竟自從那次之後到現在,他從來沒再看見冰炎拿出那把長槍。這讓他有點在意,如果小精靈族也有幻武兵器,那一定會是一大發現。

  但是,褚冥漾當下問過冰炎時候就已經被打槍一次了,那時冰炎像是剛起床,還有點起床氣樣子。不過他能夠去踩到什麼鬼移動陣也算是一種好運吧,剛好可以研究小精靈的生態。

  好,言歸正傳,他一定要想辦法調查出那把長槍的真面目!

  『褚冥漾!你夠、了、沒、有!』為了落實研究,褚冥漾用超級拙劣的手段整天躲著觀察他,真是煩到死了!

  「那,冰炎你就告訴我那個像是幻武的兵器真面目到底是什麼嘛……唉唷!」

  碰的一聲,褚冥漾倒地,宣告陣亡。

  原因,被像針一般大小的兵器插入腦袋。



  「冰炎!你就告訴我啊!」秉持著不放棄的理念,褚冥漾再次找死的黏上去。

  『……』這傢伙也太纏人了!

  『想知道就給我自己去查!』落下最後一句話,冰炎起身離開樹洞,留下褚冥漾一個人呆坐在地。

  沒有冰炎帶,褚冥漾一個人也走不出樹洞,只能無奈的用手枕著後腦躺下。

  「真是……說一下又不會怎樣!」

  或許是一整天追著冰炎跑太累了,褚冥漾將手臂覆上眼前,沒多久就沉沉睡去。

  『居然睡著了。』過了許久,剛從外面回來的冰炎碰巧看見這一幕。

  「呼……冰炎你就回答我啊……」

  『哧!真是笨蛋。居然笨到連幻武寶石的結晶都忘了。』

  雖然不常見,但幻武兵器的寶石有時也有比較縮小版的,雖然比較小,但還是可以簽訂契約的。這種事一般的書上都有,這個白癡居然會笨到一直來問他,褚冥漾真該好好跟他老師懺悔去。

  哼了哼,冰炎走到褚冥漾胸前,也跟著一起躺下,躺在褚冥漾懷裡。

  微微睜開眼,褚冥漾的嘴角勾起不意察覺的弧度,墨色的眼中盡是溫柔。

  呵!冰炎也真可愛,其實什麼縮小版的寶石褚冥漾早就知道了,之所以纏著冰炎,也只是想多跟他聊聊天罷了。

  不過還真是意外的溫暖呢……褚(冰炎)的溫度。

【特傳本子試閱】冰空花樹下的親吻 03 (漾冰)

  『起來了。』就算身體很小但還是很有要屠殺地上睡到流口水人氣勢的冰炎這樣瞪著對方說道。

  「我起、起來啦……嗚哇不要踩肚子!」

  『就算踩了你也沒感覺!』

  「還是會……啊痛痛痛!」捲起身體,褚冥漾用餘光查看四周,在晚上時太暗了,什麼都看不見,相反的,現在從樹葉間穿透而入的明媚陽光正好可以清楚的照亮物體。

  正如冰炎說的,這裡就是個很平常的樹洞,漫延泥土上的各式蕨類與有著透明花瓣和獨特香氣的,叫不出名字的花朵。高聳參天的樹幹,比起一般常見的樹洞這裡的確是大上很多,就是塞五、六匹獨角獸都不成問題。而最在樹洞的正中央則是用粗壯樹枝像麻花捲一樣捲了起來,透過樹與樹的間縫之間,隱約還可以看見裡頭有什麼閃閃發亮的晶體。

  『走了。』看到褚冥漾因為痛覺而蜷縮在一旁的身體,冰炎滿意的哼了哼,說:『去找食物了。』

  「诶?」一時反應不過來的褚冥漾用呆滯的臉和微微上揚的語調表達他的疑惑。

  『诶什麼?跟著過來!』

  「呃喔……好。」褚冥漾小心翼翼地伸出雙手輕輕捧起冰炎小小的身子。

  對褚冥漾的行為不爽的嘖舌,但冰炎也沒做出任何反應,就這樣說:『那邊。』抬手,指向一處只有被藤蔓纏繞著的樹牆。

  「冰炎……那裏什麼都沒有啊。」

  『叫你去就去!廢話那麼多是想找死嗎?』這樣說著,褚冥漾突然感到手指一陣刺痛。

  「哇!」低頭望過去……靠那什麼啊!

  冰炎手中居然拿著一根……不對,是一把比他還要高,類似中國古代的華麗長槍。銀色略帶透明的槍身上,有著紅色,像是要燃燒起來的圖騰花紋。光是看著就足夠讓人驚嘆。

  『看屁啊。』睨向褚冥漾,冰炎可能是因為起床氣,所以口氣並不怎麼好。

  不過他沒想到連小精靈都會有起床氣。

  褚冥漾想,看來他可能可以做個「小精靈觀察全紀錄」保證大賣。

  不過冰炎手中那把……武器?看起來還真和他們人類用的「幻武兵器」來的幾分相似。就外觀來看,絕對沒有人會那麼閒去製作一把小精靈專用的長槍,尤其還做得那麼精美。

  一邊走向冰炎所說的樹牆,褚冥漾一邊開口問:「冰炎……你手中那把長槍……」

  『要你管。』轉了個漂亮的弧度,長槍就這麼消失在光暈中,只剩下嚴重起床氣的冰炎與無奈的褚冥漾。

  站到了樹牆面前,這絕不是一般人可以用手拉開的厚度,整面纏滿了粗壯的樹藤,還一層層的疊起來,形成一道無法攻破的牆。

  「冰炎……」褚冥漾用大拇指戳戳手中的冰炎,這真是他最近做過最大膽的事了。

  不意外收到冰炎的一記狠瞪,褚冥漾覺得冰炎沒把他手給砍了算是大慈大悲了。

  『再前面一點。』聽著冰炎的話,褚冥漾愣愣的將手往前伸。

  「咦……?」看見冰炎把手觸及眼前的其中一根樹枝,樹則是像回應冰炎一般,散發出了淡淡的光暈。用餘光看向冰炎,他閉起眼,什麼反應都沒有。

  光越來越大,照得褚冥漾睜不開眼。

  『好了。』

  聽見這話,褚冥漾睜開了眼。

  「哇……!」在褚冥漾的驚叫聲後,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花園。

【特傳本子試閱】冰空花樹下的親吻 02 (漾冰)

  「……怎麼會問這個?」偏過頭,褚冥漾不解冰炎為什麼會問他這個問題。

  『褚……老實說我很不明白,我感覺的到你身上有著超出一般人類應有的負面能量。但我知道你不是壞人,你可以進入『冰空花樹』的樹洞內,這裡可不是常人能夠隨意進出的地方。』冰炎哼了兩聲,如紅寶石般剔透的雙眸看向褚冥漾,似乎在向對方索取答案。

  苦笑了兩聲,「冰炎你果然很厲害……但我真的不是要故意不說的!」有些慌忙的別開冰炎那雙像是能看透自己內心的紅眸。

  自己的種族……他當然是知道的--不名譽的黑暗妖師。

  褚冥漾並非想要刻意隱藏起自己的種族,但是只要別人不問,他便沒有理由說,也不想說。畢竟,這世上對於妖師有歧見的種族真的不在少數。

  『妖師?』微微上揚的音調顯示出冰炎的疑惑。

  「等、等一下!」褚冥漾大喊出聲。為什麼他剛剛明明只有在腦中「想」出妖師這個種族,並沒有透過口語傳達出,但是冰炎卻能摸透他腦子裡的想法?

  該死!他之前就覺得很奇怪了!沒有說出口但冰炎卻知道他在想大白天見鬼的事!

  原來冰炎是個竊取別人腦袋的竊聽狂!

  『你說誰是竊聽狂!』吼了聲,冰炎彈了下指頭,一顆人類拳頭大小中間還有熊熊燃燒火焰的冰晶立即出現在身旁。而在褚冥漾眼裡,整體看起來,這個畫面還滿好笑的。

  冰炎居然做出比自己體型還要大上些許的冰晶……

  這樣一看,褚冥漾還是禁不住笑了出來,「噗哧!……唉唷!」驚叫一聲,褚冥漾掩著被硬物直接命中的腦門,痛得蹲在一旁發抖。

  『叫你腦殘。』

  不高興就不要聽嘛……

  『你說……你是妖師?』眼神沒有一絲飄移,冰炎剔透的紅眸中透露著滿滿堅定。

  「……冰炎……你不大叫著把我轟出去嗎?」看到這樣冷靜向他問話的冰炎,褚冥漾在心中小小愣了一下……接下來馬上在腦中賞自己一個巴掌。

  他是在自虐什麼?

  好不容易有個願意好好聽他說話的人……小精靈,他居然還希望對方把自己趕走……

  『你的腦殘能醫嗎?』這是褚冥漾自從見到冰炎後,第一次看見對方露出最真誠,還帶了一點憐憫的表情。

  『總之,我才不想管你是什麼生物。只要有用就好。』冰炎不屑的哼了哼。

  抓到某個關鍵詞,褚冥漾問:「冰炎,你說有用……是什麼意思啊?……咦?」

  褚冥漾看到眼前的畫面,傻掉了。

  這是哪招?冰炎……居然睡著了?

  看到躺在花瓣上,四周發出淡淡柔合光芒的冰炎,褚冥漾當下心中萌生了一個想法。

  --如果可以讓如此綺麗而恬靜的畫面永遠保持下去,不管是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只要讓冰炎帶著稚氣的姣好面容還可以繼續彎著那幸福的笑顏,他真願意永遠這樣看著冰炎。

  就算被對方嫌煩、嫌吵,但至少他身邊還有冰炎。

  ……這算是小精靈的特殊能力嗎?

  褚冥漾不知道。

  可若是他真中了小精靈的迷惑,那……就請乾脆一輩子都不要好吧。

  笑了兩聲,他直到現在才發覺,天居然已經黑了。無所謂的聳聳肩,褚冥漾就著冰炎身上的柔和光線,一手支著頭躺到地上。

  晚安了,冰炎。

【特傳本子試閱】冰空花樹下的親吻 01 (漾冰)

  得到了冰炎沉默的回應,「怎、怎麼辦?這是我用的嗎?嗚啊啊冰炎對不起!」褚冥漾嘴上一邊說著,一邊著急的朝冰炎身後的小小翅膀施展治癒術。

  鵝黃色的光芒隨著褚冥漾口中念的百句歌聚集在冰炎破了小洞的翅羽上。

  竟然補不起來……雖然這點他早有預料了,古老種族對於大部分術法都是免疫的……但他都已經刻意選用由精靈創做出來的自然之歌了,居然連一成的功效都發揮不出來!

  『算了吧……我也沒指望過一個沒什麼力量的人類。』說著,冰炎微微震動了下手指,瞬間就讓褚冥漾乖乖把嘴閉上。

  方才所凝聚的絲絲流光也隨著歌詞的停斷而隨著風精靈飄散。

  「可是,翅膀變成這樣,應該就不能飛了吧……」褚冥漾帶著羞愧的神情看向可能再也無法優游於空中的冰炎,心中好像被什麼重物給緊緊壓制,逼得他喘不過氣。

  褚冥漾知道他得做些什麼。

  「冰炎……不管你怎樣我都會負責到底的!所以,跟我回去Atlantis學院做治療吧。」

  『沒必要。』

  自己提出的意見被一秒博回,褚冥漾趕緊開口:「可是!你的傷……!」

  打斷褚冥漾欲說出口的話語,冰炎挑起眉,接下去說:『你知道,這邊是哪裡嗎?』看見褚冥漾清楚明白寫著「不知道」的癡呆臉,坐在葉子上的某小精靈翻翻白眼。

  『…這裡是『冰空花樹』的樹洞內。』頓了頓,冰炎再度開口:『『冰空花樹』與『焰云花樹』是我們各支小精靈的聖地…雖然說依你們的觀點來看,『冰空』、『焰云』這兩個地方本身就是個聖地,但是只要其一花樹死亡,不僅會讓地方了無生機,還會對小精靈族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

  『相反的,只要樹還存在一天,這個地方就會生生不息的繼續蓬勃下去。而就算是各種術法皆無法醫治的古老種族的傷,都可以完好如初地恢復。』

  「喔……」從隨身背包中掏出一罐寶特瓶,褚冥漾大大的喝了幾口,冰涼的液體滑過喉嚨,讓他覺得口不再如方才那麼乾。

  這樣愣愣地聽完冰炎的解說,就算褚冥漾再沒腦也大致聽出了個結論。

  --只要樹還存在,就算小精靈受到多麼嚴重的傷勢,也還是可以好好地活著。

  這就是冰炎說,不必刻意為他的傷而操心的原因吧。

  吞口口水,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問:「那……若是讓冰炎的翅膀完全復原,大概要花多久時間?」

  『幾百年吧。』冰炎沒多加思索便順口回應了會讓褚冥漾嚇到去收驚的時光。

  「咳…!幾、幾百年!?」把剛才灌下去的水全都吐了出來,褚冥漾不意外的惹來冰炎鄙夷的眼光。

  不屑的哼了聲,冰炎開口:『能活很久的種族隨便找都有,你是驚訝什麼?沒看過精靈嗎?』

  「不……問題不是在這裡……」褚冥漾伸出衣袖抹去嘴角殘留的水漬。

  小精靈能活很久這種事他早就知道了,令他訝異的是那見鬼的復原時間。幾百年?為什麼只是要修補個芝麻綠豆大的小洞就要幾百年?那這樣如果缺隻手斷條腿所需的時間還真令他不敢恭維。

  『不過……褚冥漾,你真的是人類嗎?』

  「……咦?」

【特傳本子試閱】冰空花樹下的親吻 00 (漾冰)

  在守世界的傳說中,有一種非常特別、稀罕的種族,名為--小精靈。

  跟精靈不同,小精靈身後有著一對小小的翅羽,可以用來飛行。而且,小精靈不會長大--更正確一點來說,大概就只有一個馬克杯的高度而已。

  而精靈與小精靈兩者,唯一相同的,大概就只有身上會散發出片片光暈而已。

  小精靈個性溫和,分別擁有兩個族群,通常是群體居住在沒有受到任何黑暗汙染的冰空花園,與焰云花園……但這當然也是有意外的。

  ……跟同伴走散的,迷路的小精靈……

  
  ※



  「唔……痛死了……到底是誰把時空跳躍的法陣放在那的啊……」坐在地上,明顯是誤觸陣法而被傳送的少年摀著後腦,表情猙獰。

  『嗚……』

  「咦?」察覺了聲音,衰尾到了極點才去誤觸陣法的少年疑惑了下,但是馬上就被接下來的事給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種死了!給窩滾凱!』細微,而口齒不清的話語傳來。仔細一聽,這聲音悶悶的,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壓住了……給壓住了……

  「啊!」終於反應過來的少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動物,一下子就從地面給彈了起來。背對著聲音來源。

  『…怎麼這世上還有這種白癡……!』像是在自言自語;也像是在說給少年聽的,地上的生物如此喃喃著。

  ……雖然那麼衰去踩到時空跳移的陣也不是他願意的,但是既然還害到了別人陪他一起受罪,不管怎樣都還是先道歉為妙!……不過怎麼這世上會有這麼衰的事?被隨便轉移就已經夠慘了!就算老天爺跟他有仇,一出生沒摔死他很遺憾,也沒必要這樣害他吧!

  這麼想著,少年嘆口氣面向對方,後緩緩的開了口:「呃…那個,對不起,我沒想到那邊會有人……咦?人呢?」愕然發現自己所朝的方向並無他人。……現在是搞什麼鬼?他已經衰到連大白天都可以看見鬼了嗎!

  『鬼你的大頭!』突然的兇狠音調傳進少年耳中,而後他居然還面露驚恐的東張西望。

  『下面!』

  「是!…咦……?小…精靈?」

  『別用那副蠢樣看著我!笨蛋!』

  ……稍微等等,這好像跟他在教科書上所述的小精靈不大一樣啊。一般的小精靈不是既溫合又可愛,還會為迷路的旅人指引方向,是非常純潔無暇善良的種族嗎?

  那這隻小精靈是怎麼回事?變異嗎!?

  睜眼盯著坐在地上一臉不爽的小精靈,少年雖然這樣想著,但還是把話憋在心中,以免變異的小精靈把他打個半殘。

  笑話!他還想好手好腳的回家去吃火雞哩!

  『再看我就戳瞎你的眼。』冷冷的丟來一句話,就讓少年把視線迅捷地收了回去。

  不過既然會說話,那應該代表著還可以溝通吧?

  怯怯的開了口:「呃……不好意思,我只是不小心經過這裡,並沒有什麼惡意的。嗯……我叫做褚冥漾!請問你的名字是……?」少年蹲低身子,使自己與小精靈更加接近。
 
  畢竟,對方可是極度稀罕,連公會都一度認為早已被滅族的小精靈呢!

  冷哼了聲,小精靈開口:『…我叫做冰炎。』

  冰炎是吧?真是有趣的名字!

  吞了口口水,名為褚冥漾的少年再度問道:「那……冰炎,你是屬於哪座花園的呢?還有你們小精靈還有族群嗎?」

  冰炎面無表情的答道:『我幹嘛告訴你?』

  「這、這個……」看著拍拍衣襬站起身準備離去的冰炎,褚冥漾陪笑著落入窘境。
  
  咦?那是……?

  「?」眼神一凜,褚冥漾伸手攔住冰炎的去路。

  『你做什麼?笨蛋!』冰炎微微腦怒的一眼瞪過去,反倒惹來褚冥漾擔憂的神情。

  在心中深呼吸好幾口氣,褚冥漾抱著會被削斷手指的覺悟一把捧起了冰炎。

  『你這白癡!快放開……!』

  「冰炎……你的翅膀受傷了?」

  『……嘖。』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